第1124章

有點心虛的說:“我是說,出了事還有我哥呢,薄司言不敢對我哥怎麼樣。”江琴見狀,不由得搖了搖頭。這戀愛中的男人啊......智商都是負數!和她那個蠢弟弟一模一樣!這邊,李秘書盯著已經被掛斷了的電話,臉色不太好看。車內的薄司言疲倦的揉了揉眉心,問:“沈曼在什麼地方?”“薄總......夫人......”“說!”“夫人的電話,是霍少接的,他說他和夫人在一處,讓我不要再打電話過去了。”薄司言原本閉著的眼睛...“外賣這個時間開著的就隻有這麼一家,可能是天冷,所以湯涼了,這魚湯涼了就容易腥。”

聞言,厲雲霆的臉上滿是嫌棄。

“扔了,投訴。”

“......是,老闆。”

馬忠默默地將魚湯拿了起來,然後直接打翻在了袋子裡。

厲雲霆煩躁的看著桌子上的檔案,嘴裡還說道:“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竟然也會煲湯,真是稀奇。”

厲雲霆突然想到,沈曼這個女人不僅僅是會煲湯,還會彈鋼琴,會跳舞,會操控人心,從第一次見麵到如今快一年的時間,他綁架了沈曼這麼多次,可從來冇有在沈曼這裡討到什麼便宜,最後反而是自己折損了很多。

可偏偏他竟有些上趕著被她算計。

難道......這女人克他?

“她克我。”

厲雲霆十分認真的說出了自己認為的結果。

如果不是因為沈曼克他,他怎麼可能會像是個弱智一樣每次都被沈曼戲弄?

而且,自從沈曼出現在他身邊之後,他就冇少倒黴。

海城厲家被燒了,未婚妻死了一個不說,另外一個還和他當眾退婚,在海外培植的勢力也冇有了。

這麼一算,沈曼的確是一個禍害。

看來以後要離沈曼遠一點了。

第二天一早。

沈曼早起起來準備給蕭鐸做個愛心早飯,誰知道一下樓就看見了厲雲霆正在沙發前麵看報紙。

沈曼本來想要出於禮貌和厲雲霆打一個招呼,誰知道手剛剛舉起來,厲雲霆就對著馬忠說道:“阿忠,把早餐送到我房間。”

說完,厲雲霆便直接上了樓,甚至還為了不和沈曼接觸,而特地選擇了和沈曼下樓相反的樓梯。

沈曼:“......”

馬忠將桌子上的早餐收拾了一下,沈曼問:“馬忠,你們老闆犯什麼病了?”

“不清楚。”

“那是誰惹他不爽了?大早上起來就開始鬨脾氣。”

“不清楚。”

無論沈曼說什麼,馬忠回答的就隻有這麼三個字。

沈曼覺得莫名其妙,難道是因為昨天的那一碗鯽魚湯?

厲雲霆這麼小心眼?

這也記恨上了?

沈曼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心眼,真是比芝麻大不了多少。

當沈曼走到廚房的時候,正看見小陶在打理厲雲霆的廚房,小陶一個轉身,正看到了沈曼出現在了她的身後,小陶沉默了片刻,正準備離開,沈曼卻說道:“你還想報仇嗎?”

小陶的腳步頓住了,她回頭看了一眼沈曼,卻有些遲疑:“我......”

“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你並不是真的想要報複厲雲霆,你隻是恨他,但卻一直不敢動手。因為時間長了,你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恨厲雲霆,還是恨你那個不負責的父親。這種生活對你來說是一種枷鎖,如果你想要離開厲家,去過自己的生活,未嘗不是一個選擇。”

聽到沈曼所說的,小陶搖了搖頭,說道:“謝謝沈小姐,我......不打算走了。的臉色難看,此刻是一口飯也吃不下去了。“周姐,我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了。”“要緊嗎?要不要我送你?”“不用了。”蘇淺淺像是逃竄一樣的逃走了。周姐看到了這一幕,目光冷了下去。“周姐是吧?我們來談談生意?”其中一個男人手不規矩的放在了周姐的腿上。周姐不過笑了一下,隨後她站了起來,笑著說:“不好意思,今天的單我買了,你們吃好。”說完,周姐離開了包間,留下那群人不明所以的麵麵相覷。這邊,沈曼已經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