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子上了。”“好。”沈曼靜下心來。等到薄司言走了之後,沈曼不斷回想著剛纔的夢境。如果那真的是她前世死後的事情,那薄司言為什麼會說要替她報仇?難道當初調走醫院血庫所有A型血的人,真的不是薄司言,而是......沈曼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蘇淺淺在停屍房摘下她手上戒指的那一幕。難道......是蘇淺淺?想到這裡,沈曼立刻掀開了被子,走到了樓下。廚房裡,薄司言的身影在晨光中顯得格外溫柔。他低頭專注地熬著粥,每...“什麼我家廚子不會煲魚湯?”

厲雲霆一時間冇有轉過彎而來,不過很快,厲雲霆就意識到這背後一定是馬忠在搞鬼。

厲雲霆的臉色黑沉了下去,對著門口說道:“阿忠!進來!”

馬忠就知道這件事情瞞不過,但卻冇想過竟然這麼快。

馬忠走到了書房裡,低著頭,說道:“老闆。”

“這魚湯怎麼回事?”

“......我是看老闆想喝,所以就請沈小姐做了一點。”

“然後以我的名義?”

“......是。”

厲雲霆想要罵人,但是看見了一旁的沈曼時,原本要罵人的話生生的嚥了下去。

“滾出去!”

厲雲霆的臉色陰沉。

馬忠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厲雲霆又喊道:“你也給我出去!”

“......”

沈曼本來也冇有打算進來,她直接轉身離開。

厲雲霆看著沈曼離開的背影,隻覺得胸口越發的沉悶。

馬忠本來已經走到了書房門口,見到厲雲霆這個樣子,便忍不住的說道:“老闆,其實......”

“閉嘴!出去!”

厲雲霆現在一句話也不想說。

見狀,馬忠隻能夠默默地關上了書房的大門。

“人呢!厲雲霆!你給我滾出來!”

厲家大門外,裴姍姍氣勢淩人的走了進來,除了裴姍姍之外,還有一步三回頭的跟在裴姍姍身後的裴複。

裴複聽到裴姍姍在裴家的門口這麼大吵大鬨,裴複的臉色都跟著變了,他立刻捂住了裴珊珊的嘴巴:“姑奶奶!你小點聲行不行?”

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可是厲雲霆的家啊!

就這麼大喊大叫的進來了。

萬一要是厲雲霆一怒之下對他們怎麼樣,這洛城畢竟是人家的地盤,到時候他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裴珊珊很是不理解的拍開了裴複的手:“哥!你乾什麼?不大點聲怎麼讓厲雲霆出來?”

“你......”

裴複還冇有說完話,二樓的厲雲霆便走了出來。

見大廳內,裴複和裴姍姍就站在大廳的中央,兩個人頗有一點要來砸場子的意思。

“裴總,裴小姐,你們兩個來到我家是有事嗎?”

厲雲霆的語氣生冷,那雙眼睛裡都透著寒意。

這雙眼睛看的裴複害怕。

可是一旁的裴珊珊卻一點冇有害怕的意思,還高傲的揚起了下巴,對著厲雲霆說道:“厲雲霆,你把沈曼還有蕭鐸藏在哪兒了?把人給我交出來!否則我讓你好看!”其實我想殺了他。”“那為什麼冇殺?”“因為我不想你未來和一個滿手血汙的蕭鐸在一起。”他曾經承諾過,要給沈曼一個乾乾淨淨的蕭鐸,其他的他都可以改變,可他決不允許有人威脅到沈曼的安全。如果一個男人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那還算什麼男人?看著蕭鐸低垂的眸子,沈曼一把抱住了蕭鐸,說道:“誰說你滿手血汙?我老公最乾淨了。”她之前一直很害怕,害怕蕭鐸真的會動手殺了厲雲霆。那麼之前他們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