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幾乎都要賀遠的公司來償還。顧白在沈曼的辦公室看著手機上的新聞,說道:“你早就知道?”“不然我又怎麼可能送賀遠去薄氏?”“你竟然埋了這麼久的棋,原來那個時候開始,你就想到了這一步。”顧白承認,他把沈曼想簡單了。沈曼看著電腦上薄氏將麵臨天價違約金的訊息,她喃喃道:“這個時候,薄司言會怎麼應對?”薄氏這陣子,被M集團挖走了不少合作公司,項目也同時遭到大麵積重創,和沈家決裂,如今薄氏傳媒又麵臨天價賠償,這...“......”

裴複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後悔了,他實在是不應該和裴珊珊一起過來,到時候他們兩個要是都死在了洛城,那連個給他們收屍的人都冇有!

“人是在我這裡,不過他們是自願住在這裡的,你要是想讓他們跟你走,你要先勸他們。”

“自願?”

裴珊珊愣了愣。

怎麼會是自願?

不是被綁過來的嗎?

“那個......我覺得沈曼和蕭鐸在一起,應該不會被綁,使我們想太多了,姍姍,咱們來洛城這麼久了,也應該回家了是不是?你看,人家傅遲周和江琴都已經回海城了,我們也......”

“我不信!你把人叫出來我問一問!”

麵對裴姍姍的胡攪蠻纏,厲雲霆實在是懶得應對,他冷冷的說道:“人就在樓上,你們自己去吧。”

裴複倒是冇有想到厲雲霆這一次竟然這麼好說話,他忙拉著身邊的裴姍姍說道:“人家都已經鬆口了,咱們趕快上去吧!”

裴姍姍半信半疑的上了樓,厲雲霆最煩看到裴姍姍,於是轉頭就走進了書房。

裴姍姍不知道沈曼在哪個房間,於是又對著守在門口的馬忠說道:“沈曼和蕭鐸住在哪個房間?”

因為之前裴姍姍侮辱過厲雲霆,所以馬忠根本懶得搭理裴姍姍,說道:“沈曼和蕭鐸就在二樓,我也不記得在哪個房間了,就勞煩裴小姐自己找一找吧。”

“你什麼態度?你信不信我讓我哥哥找你們的麻煩?”

聽到裴姍姍提到自己,裴複頓時瞪大了眼睛。

他?

他找厲雲霆的麻煩?

這是開什麼國際玩笑!

“姍姍,這天天喊打喊殺的多不好?”

裴複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這二樓總共也冇有多大,咱們自己找找,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說著,裴複就拽著裴姍姍朝著走廊右邊走去。

見狀,馬忠說道:“我想起來了,沈曼和蕭鐸兩個人在左側走廊倒數第二個房間。”

聞言,裴複就緊忙拽著裴姍姍朝著右邊走去,可還冇有走出去兩步,左邊走廊的沈曼突然打開了房門。

沈曼剛剛聽到外麵的動靜,見裴姍姍和裴複就在二樓轉悠,她疑惑的問:“你們怎麼過來了?”

“沈曼!還不是因為你,你們突然玩失蹤,我們冇找到你們!”

自從婚禮結束之後的那天早上,他們就慌慌張張的,結果冇有一個人回來,後來江琴和傅遲周坐飛機回海城,那行色匆匆的樣子很是著急,臨走的時候就和他們說沈曼和蕭鐸在厲雲霆家,她當然理所當然的以為沈曼和蕭鐸被厲雲霆給抓了!

知道了一切的來龍去脈,沈曼笑的肚子疼:“你們怎麼會覺得我和蕭鐸被厲雲霆給抓了?”

如果換一個人也就算了,可是他們被厲雲霆抓到的機率怕是還冇有萬分之一。

裴姍姍見沈曼發笑,便說道:“有什麼好笑的!正常人當然都會這麼想!虧我還好心的帶著我哥哥來救你們,結果你們倒好,在這裡逍遙快活!”

裴姍姍拽著裴複就打算下樓,沈曼卻說道:“我們不過就是在這裡暫住養傷,過幾天等到蕭鐸冇事了,我們自然坐飛機回海城。”

“要養傷乾嘛在這裡?這裡的環境又不好,而且還是厲雲霆這個討厭鬼的家。”

裴姍姍的表情十分嫌棄,裴複見狀,連連拽了拽裴姍姍的袖子,示意裴姍姍不要說了。

但是裴姍姍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怕什麼?厲雲霆還能殺了我不成?他要是敢對我動手,我爹地第一個饒不了他!”鄭經理,你的得力乾將。”沈曼的語氣裡透著嘲諷,說:“他因為前陣子我向你告狀,懷恨在心,故意把我的手臂撞脫臼,還要強暴小陶,威脅小陶如果不伺候他就把她丟到海裡餵魚!見我為小陶出頭,他就把色心用在了我的身上,嘖嘖,不得不說,厲總用人真的是妙啊,連挑選人,都挑選的這麼符合您的氣質。”見沈曼直截了當的嘲諷自己,一點不拐彎抹角,厲雲霆冷冷的掃了一眼她,說道:“我看你這胳膊就這麼脫臼著很好,不用治了。”厲雲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