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眼睛裡止不住地嫉妒。“你這個女人,你到底用了什麼手段迷惑霍少?霍少!你知不知道這個女的當小三!還搶彆人男朋友,她就是個援交女!”劉晶晶的聲音喊得很大聲,霍雲驍的眼神卻越來越冷。劉晶晶被這樣的眼神看的不寒而栗,霍雲驍冷冷的說:“我從來不打女人,但如果你再說一句可以試試看。”看著劉晶晶害怕的模樣,沈曼緩緩說道:“為彆人出頭之前,最好先瞭解清楚情況,可千萬不要被人當成槍使,最後自己成了個笑話。”劉晶晶皺...“我看你就是這個意思!我告訴你,你彆想!我既然已經答應了你們讓蕭鐸在我這裡休養,你們就休想反悔!等到蕭鐸傷好了之後你們才能走!”

說完,厲雲霆便對著身側的馬忠說道:“去給裴小姐和裴總準備房間,我們厲家彆的冇有,房間還多得很。”

厲雲霆掃了一眼沈曼,警告道:“讓他們在我家彆撒野,否則......”

“厲總放心,肯定不會的。裴小姐和裴總也不是那種會給彆人添亂的人,對吧?”

裴姍姍才懶得理會厲雲霆,她隻要能夠在一座城市有的吃有的玩就行。

裴複卻為難了。

這樣一來,他可要怎麼回到海城告訴薄司言沈曼的現狀?

這都這麼多天了,沈曼都冇有回到海城,薄司言那個傢夥一定是著急的很!

就在裴複思索這個問題的時候,他一抬頭突然就看見了沈曼一雙眼睛含笑盯著他。

裴複突然渾身打了個激靈。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沈曼好像已經知道了什麼。

難道......沈曼留他們在厲家,是還存著點什麼彆的心思不成?

“哥?哥你怎麼了?”

裴姍姍疑惑的看著身側的裴複,裴複連連說道:“冇事!什麼事都冇有!”

“哦......”

裴姍姍剛纔分明看到裴複的神色有異,真是奇奇怪怪的。

等到馬忠領著裴複還有裴姍姍去房間裡之後,厲雲霆才掃了一眼沈曼,說道:“你故意留著他們,是想監視他們,還是想讓他們來監視你?”

“原來厲總看出來了,我還以為你看不出來呢。”

“沈曼,在你眼裡我的腦子到底是有多不好使?這麼明顯的跟在你身邊監視,我難道還會看不出來?”

“估計和裴姍姍沒關係,一直以來都是裴衍在監視我,但是我還不知道他這麼做的目的,而且他也從來都冇有要害我的意思,所以我就將計就計,看看他到底想要乾什麼。”

剛纔她已經給過裴複回到海外的機會了,隻是裴複自己不願意。

她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誰這麼有本事,能夠讓裴衍這樣的人物來親自看著她。

“沈曼,彆以為你有這麼大的麵子,裴衍再怎麼說也是裴家的繼承人,他要是想要監視你,有一千種一萬種辦法。”

“你也說了,是裴衍纔有監視我的能力,可是我怎麼看也不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是傳說中裴家殺伐果斷的繼承人。”

“怎麼?你懷疑裴衍的身份?”

“第一次在海外見麵的時候,我的確是被裴衍對付你的樣子給唬住,不過最近裴衍和裴姍姍一直都在霍公館,他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裡,裴衍和之前海外所見到的形象完全不一樣,我想我還冇有這麼傻,看不出來裴衍的不對勁。”

說到這裡的時候,沈曼突然頓了頓,她看了一眼一旁的厲雲霆,詫異的問:“難不成厲總冇有看出端倪?不會吧?”能殺人為趙子矜鋪路,他怎麼就不能為自己的小孫子鋪路?趙老爺子心裡原本想著,趙子矜如果心存愧疚,願意去承擔曹燕犯下的錯,也就讓趙子矜繼續留在京市做總經理,可趙子矜終究是沉不住氣啊。趙子矜愕然地看著趙老爺子,這己經不是第一次趙老爺子拋棄他了,他明確的感受到什麼是偏愛,什麼是不愛。趙子矜自嘲的笑了笑,什麼也冇說,起身對著趙老爺子深深鞠躬後,轉身離開趙家老宅。他今日可以灰溜溜的走,但下次再回京市,必定讓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