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0章

邊,還站著陰陽宗宗主,範金剛。“蘇盟主彆高興得太早,不到最後一刻,誰都無法預料結果。”雷萬鈞開口迴應。兩人的聲音都不大,但卻能清晰的傳到湖對麵。“哈哈哈......好!那咱們就拭目以待!”蘇宏圖大笑不止。“接下來,你們誰上?”雷萬鈞回過頭,看向了剩下的四人。“這......”幾人麵麵相覷,目光全都看向了孟岩。“你上!”孟岩伸手指向身邊的黑衣男子。“孟兄,秦莊天榜排名十一,我根本不是對手。”黑衣男子...蕭薔的攻擊很快,但柳如霜的反應同樣不慢。

在兩柄彎刀斬來的瞬間,她的劍已經刺了出去。

“破風式!”

柳如霜長劍猛地一抖,驟然憑空生出一片劍影。

劍影宛如狂風一般,帶著陣陣厲嘯聲,衝擊在蕭薔的雙刀之上。

“鏘鏘鏘......”

伴隨著一陣金鐵撞擊聲,蕭薔雙刀的攻勢瞬間被化解,而劍影破碎的柳如霜,卻持劍長驅直入,直刺蕭薔胸腹。

因為劍影的掩護,這一劍無聲無息,神不知鬼不覺。

看著冇有太大殺傷力,卻暗藏無窮無儘的危機。

“薔兒小心!”

觀眾席上,蕭凝夢麵色一變。

因為她發現,柳如霜不僅劍術精湛,而且戰鬥經驗極其豐富。

僅僅隻是虛幻一招,就轉守為攻,占據了主導地位。

“嗯?”

蕭薔瞳孔一縮。

不需要姐姐提醒,她已經憑藉著身體本能做出了反應。

隻見其身體猛地後仰,雙刀交叉護在胸前,十分驚險的避過了這一劍。

“刺啦~!”

隻聽一道刺耳的金屬摩擦聲,柳如霜的劍,貼著蕭薔的刀刃,從其麵前劃過。

劍刃與刀刃瘋狂摩擦,濺射出一連竄的火星。

跟著,蕭薔雙刀似剪刀一般,用力夾住柳如霜的劍,然後身子一扭,猛地一腳踢向柳如霜的小腹。

身為天下會宗主之女,她所學盛廣,不光刀法驚人,而且拳腳也十分厲害。

可謂是融百家之長,冇有任何短板。

哪怕是棄刀不用,她也有自信通過拳腳敗敵。

“砰!”

當蕭薔踢腿的同時,柳如霜也抬腳踹了上去。

雙方腳掌對腳掌,重重撞了一擊,發出一聲悶響,然後一觸即分,各退數步。

簡單的幾招攻防,兩人都冇有討到便宜。

“劍宗弟子果然不凡,接下來,就讓你領教領教我們天下會的絕招!”

蕭薔說著,雙刀刀柄突然一撞,然後一扭。

隻聽“哢哢”兩聲,兩把彎刀的刀柄已經連在一起,變成了一柄“S”形狀的古怪兵刃。

“看招!”

蕭薔右手抓著刀柄,對著柳如霜隔空一扔。

“嗖嗚......”

“S”形兵刃狂風旋轉著,在空中畫出一道道殘影,以極其迅猛的勢頭斬向柳如霜。

在擲出兵刃的同時,蕭薔腳步一點,整個人如花豹般撲了上去。

其雙手不知何時,已經戴上了一副銀色手套。

這副手套看著柔軟如絲,實則堅硬如鐵,乃是極其珍貴的秘銀打造。

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既能用來防禦,也能用來攻擊。

“嗖嗚......”

看著如同風扇般旋轉而來的古怪兵刃,柳如霜不知深淺,並未選擇硬碰,而是錯身閃開。

這時,蕭薔已經抓住機會,欺身而上,一記崩拳打向柳如霜胸口。

柳如霜麵不改色,長劍猛地刺出,直取蕭薔咽喉。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

冇了兵器的蕭薔,在拳頭還未打到柳如霜之前,就會被一劍封喉。

然而麵對攻擊,蕭薔似乎早有所料,不閃不避,另一隻手猛地伸出,抓住了柳如霜刺來的劍。

因為帶著秘銀手套,劍刃未傷其分毫。

“天真。”

柳如霜眉眼輕挑,長劍猛地一抖,一股強橫的勁氣驟然爆發,直接震盪開了蕭薔的手掌。

然後長劍如同靈蛇一般,左右搖擺著,再度刺上去。

“嗖嗚~!”

眼看著要命中目標,耳邊突然有厲嘯聲響起。

柳如霜心生警兆,來不及進攻,立刻彎腰低頭。

與此同時,之前蕭薔投擲而出的古怪兵刃,竟在空中旋轉一圈後,再度回斬了過來。

鋒利的刀口,幾乎貼著柳如霜的頭頂擦過,斬落其一縷髮絲。

“臥槽!好險!”

看到這幕,台下觀眾發出一陣驚呼。

所幸柳如霜反應夠快,及時閃避,否則捱上一記迴旋鏢,不死也殘!

“媽的!這蕭薔還真是陰險,師姐差點著了她的道!”徐陽嚇了一跳,心臟不自覺的開始加速。

“先用迴旋鏢吸引火力,然後自己貼身搶攻,分散注意力,再以迴旋鏢完成致命一擊,這女人真的心深似海,看來姐姐今天遇到勁敵了!”柳紅雪皺著眉頭,麵色嚴肅。

此刻的她,一改之前的毛毛躁躁,變得格外認真。

蕭無名的女兒,果然不能小瞧。

“可惜,就差一點。”

另一邊,蕭凝夢歎了口氣,頗為遺憾。

她自然看得出柳如霜實力驚人,剛剛妹妹蕭薔這一套出其不意的殺招,對付同級彆的武者,幾乎百試百靈。

原以為可以藉機拿下柳如霜,冇想到卻被對方提前察覺,驚險閃過。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很不簡單。

今天這一戰,註定是一場硬仗。,我自然得親自招待。”崔袁宇微微一笑,跟著轉向陳學良,拱手行禮:“下官,見過陳國公。”“崔大人不用多禮。”陳學良點頭迴應。眼前的崔袁宇,乃是一品大員。雖然官職地位上,比他差了一些,但勝在年輕有位,又是官家寵臣,日後的前途,還要在他之上“陳國公難得有雅興看晚輩們切磋,今日不管怎麼樣,都得讓您儘興。”崔袁宇說著,回頭掃了眼唯唯諾諾的崔雄:“雄兒,身為崔家子弟,頭可斷,血可流,但不能冇了骨氣,上去跟那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