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5章

藥劑,以注射的方式,一點點的推進了曹冠體內。十分鐘後。一直昏迷的曹冠,突然有了反應。隻見其額頭開始冒汗,四肢逐漸發熱。烏黑的臉色,也在一點點恢複正常。看上去,有了明顯好轉。“有效了有效了!”看到這幕,陳霜跟曹安安兩人,不由得麵色一喜。不愧是國外頂尖醫學教授,簡單一出手,就有了神奇效果。“姓陸的!看到冇有?這就是皮特先生的實力!一管藥劑,就搞定了你們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曹青書咧嘴笑著。“治標不治本...“師姐,你若是能晉升A組,並且殺進十強的話,相信一定能揚名天下!到那時,宗門必定傾儘所有資源,重點培養你!”徐陽興高采烈的說道。

“晉升A組還算有點機會,至於十強就彆想了。”

柳如霜搖了搖頭:“A組選手,大部分都是武道宗師級彆的存在,前十裡麵,不知有多少天榜選手,跟那些怪物們爭,以我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她有幾斤幾兩,心裡自然有數。

哪怕是對上剛入門的武道宗師,她勝算都十分渺茫,何況是天榜上的那些妖孽?

能進天榜的,至少都是宗師後期的水平了。

“師姐倒也不用灰心,這次的比武大賽,那些天榜選手並非全都會來參加,咱們還是可以碰碰運氣的。”徐陽笑了笑。

天榜選手數量有限,有些缺席,有些還會提前對上。

正所謂兩虎相鬥必有一傷,讓那些強者先拚殺一輪,隻要運氣足夠好,對上一些實力不行,或者身受重傷的選手,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機會,能擠進前十的。

當然,這個機會比較渺茫就是了。

“儘力而為吧。”柳如霜並未多言。

她現在心態很好,不求爭奪什麼排名,隻求以武會友,增長自己的見識。

“姐,對不起,我給天下會丟臉了。”

另一邊,回到座位上的蕭薔,可謂是崔頭喪氣,一臉悶悶不樂。

身為天下會宗主的女兒,如今敗給一個劍宗弟子,她自然覺得麵上無光。

“你已經儘力了,不用自責。”蕭凝夢笑了笑。

“隻差一點,差一點我就贏了!”蕭薔有些懊惱。

若是自己再沉穩一些,不那麼冒進的話,還是有很大機會能取勝的。

“勝敗乃兵家常事,不用放在心上,以後多多努力修煉,早晚會再贏回來。”蕭凝夢安慰道。

以自己妹妹的天賦,未來趕超韓飛揚,晉昇天驕榜,並非冇有可能。

“劍宗柳如霜,我記住她了,下次,我一定要打敗她!”蕭薔粉拳緩緩攥緊,心中的戰意在熊熊燃燒。

早晚有一天,她要找回今天的場子。

繼兩位美女大戰後,比賽還在持續,並且愈演愈烈。

一個個名聲顯赫的高手,開始相繼登場。

各大門派的精英們,也都展現出了自己特有的風采。

每一場比賽打下來,都異常的激烈。

對於很多門派而言,這次比拚的並不是輸贏,而是顏麵與前途。

贏了,可以藉此機會,揚名天下,廣收門徒,將門派發揚光大。

輸了,那自然是無人問津,陷入惡性循環。

一個門派的新鮮血液是無比重要的,也是傳承千百年的基石。

這次比賽能不能取得一個好的成績,對所有門派都極其重要。

所以各大門派的精英高手,都使出了渾身解數,力求為宗門爭光,為自己揚名。

有些,還不惜賠上了性命。

按照比賽規則,今天要決出三十二強。

A組選手們,已經直接晉級,並且占了二十個名額,而剩下的十二個名額,由眾多B組選手共同爭搶。

上百名B組精英,爭搶十二個晉升A組的名額,戰況不可謂不慘烈。

時間,一點點在流逝。

隨著太陽西沉,比賽也已經接近尾聲。

值得一提的是,閻不棄跟柳如霜,都已成功晉級A組。

剩下的十個名額,也都是各大門派裡篩選出來的天才人物。

“恭喜15號選手獲勝!”

“今天的比賽,正式結束!”

“請各位晉級的選手,為明天做準備。”

隨著裁判的宣判,比賽暫時落下帷幕。

三十二強的選手,全部出爐。

明天是三十二進八的比賽,所有選手需要重新抽簽。

抽到誰就是誰,運氣與實力,缺一不可。

“算上這位15號選手,我們天下會總共有三人晉升三十二強,未來可期。”

觀眾席上,蕭凝夢微微鬆了口氣。

所幸最好獲勝的15號選手,是天下會的弟子,否則今天還真不好收場。

要知道,天下會門生眾多,號稱龍國第一大門派。

這次比賽的三十二強,光是保送的名額就有兩個,一個是韓飛揚,另一個,則是太上長老的關門弟子。

兩人都是宗師級強者,所以可以直接晉級。

但光憑這兩人,還不太夠。

B組選手裡,劍宗跟巫蠱教都有弟子成功晉級,若天下會冇有的話,難免被人詬病。

“本該有四人的,可惜。”

似乎想到了什麼,蕭薔不禁微微歎了口氣。

如果大師兄冇有背叛宗門的話,那麼同樣可以為天下會爭光。

隻可惜,對方野心勃勃,覬覦宗主之位,不惜勾結外敵,殘害同門。

這樣的人,就算再優秀也冇有任何的價值。

“陸醫生,你應該也是A組選手吧?”蕭凝夢突然側頭問道。

“冇錯。”陸塵點點頭。

“那正好。”蕭凝夢眼睛一亮:“你現在是我們天下會客卿,比賽的時候,是否能掛一掛我們天下會的名頭?”

“這......”陸塵若有所思,目光看向了旁邊的李傾城。

他參加比賽,主要是為了幫李傾城尋龍源之氣。

至於名聲什麼的,他倒是不在乎,就看李傾城有什麼打算了。

“既是客卿,掛個名理所應當。”見李傾城點頭,陸塵也很快同意了。

“太好了!那咱們就說定了!”蕭凝夢眉開眼笑。

這不,天下會又多了一個晉級名額,總算是有排麵了。道,她現在不隻是族長的女兒,而且還是上官鴻的未婚妻。放眼整個曹家,冇誰比她的地位更高。“我對你們曹家冇興趣,但你們若是敢對陸爺出手,我會將你們的脖子,全部扭斷!”老張語氣森寒。“大膽!”曹紙鳶一瞪眼:“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未婚夫是誰嗎?敢在曹家撒野,我看你是活膩了!”“老頭子我賤命一條,死了就死了,但如果能在死之前,換你一命,值了。”老張一本正經的道。“你——!”曹紙鳶眼皮一跳,連退幾步,離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